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媒体报道 > 正文

河南日报:河南高速公路“西部大开发”

作者:赵力文 龚砚庆 来源:河南日报 日期:2012-9-14 下午 10:41:06 人气:
 

□本报记者 赵力文 龚砚庆

  核心提示  

     随着中原经济区建设步伐的加快,自2010年,我省启动豫西山区高速公路建设,目前已进入冲刺阶段。建设者克服重重困难,合计348.2公里的5条路段计划将于今年年底全部建成通车。这将结束豫西山区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,对我省经济社会发展将起到巨大推动作用。

     把高速公路修进深山

     目前,数万名建设者正奋战在豫西的大山深处,5条豫西地区高速公路路段建设已进入最后的倒计时冲刺。

     据了解,计划在年底建成通车的5个新建项目是:洛栾(洛阳—栾川)高速公路洛阳至嵩县段、嵩县至栾川段,郑卢(郑州—卢氏)高速公路洛阳至洛宁段、洛宁至卢氏段,三淅(三门峡—淅川)高速公路灵宝至卢氏段。这5个项目共计约348.2公里,批复概算为254.7亿元。

     而另外三个项目:连霍高速公路洛阳至三门峡段改扩建、三淅高速卢氏至西坪段、三淅高速西坪至省界段则计划在2014年完工。

     另一条直通豫西的武西(武陟—西峡)高速公路部分路段早已通车,其中桃花峪黄河大桥计划今年年底实现贯通,明年建成通车。

     近两年,在豫西如此集中大规模的建设高速公路,可谓是我省高速公路建设上的“西部大开发”。

    为何如此?

     9月5日,在豫西高速公路建设工地上,记者采访了恰巧前来察看建设情况的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孙延喜,他解答了记者的疑问。

     孙延喜说,我省高速公路建设已连续多年达全国领先水平,但仍存在着严重的不平衡,高速公路建设较快的市,高速公路密度已达到5公里/百平方公里以上,而洛阳、三门峡以及南阳的淅川、西峡等市县,高速公路密度则相对较低,尤其是嵩县、栾川、洛宁、卢氏、淅川等,尚没有高速公路通过,豫西地区已成为全省高速公路发展的洼地,这对全省经济协调发展,对中原经济区战略的实施都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 这些地区新型城镇、产业集聚区和新型农村社区的发展,都迫切要求尽快把高速公路修进深山,进一步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。

     另外,如果豫西地区交通面貌不能得到根本改观,我省西南对外通道就无法打通。因此,必须加快豫西高速公路建设。

     大山里修高速,难度前所未有

     大山里修高速,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 “同样是山区的公路,高速公路和一般公路也不太一样。”9月1日,嵩阳公司洛栾高速嵩栾段项目办事处的吕剑桥告诉记者,在山区里修省道、国道等干线公路,一般也是沿着河谷来修,即路随水走,路沿着河流冲出的河谷走,来借用相对平坦的地势。山区中修高速公路则是尽量取直,避免曲折盘旋,也就是翻山越岭,该穿山的地方打隧道,该越峡谷的地方架桥梁。

     吕剑桥说,我们以前修建的省内高速公路大多是在一马平川的平原上,无论施工难度和进度,很容易解决,主要是解决多条高速路的平面交叉问题。到了豫西大山,面临的难度非常大,可谓是前所未有。修路首先要解决跨越和穿越,也就是架桥和打隧道。

    “难度不亚于我国的西南山区。”吕剑桥说,由于豫西山区地形落差很大,工程本身多高墩、长隧道、大跨桥梁,深挖高填非常普遍。洛栾高速公路桥隧比达到57%,也就是说桥梁和隧道的长度已超过一半。很多路段都是出了隧道,就是高架桥,接着又进入下一个隧道,桥隧相连。

     豫西山区高速公路项目建设指挥部提供了另一组数字:连续钢构桥梁最大单跨达到170米,最高墩超过120米,最高填方40多米,深挖达60多米,隧道长达2960米。据介绍,这些数字在目前全省高速公路项目中,多属“之最”。

     9月1日~5日,记者在嵩县、栾川、卢氏等山区县一路采访正在施工的洛栾高速、三淅高速灵宝至卢氏段,亲身体验了所经区域地形复杂、地质多变、多深沟险壑的状况。

     在嵩县县城西南不远的伊河之上,记者看到一座雄伟的高架桥正在施工。随行的工程人员介绍,这就是连续钢构桥梁最大单跨达到170米的栗子坪特大桥,在同类结构中河南第一,全国也是罕见的。这也是洛栾高速嵩县至栾川段的一个施工难度大的标段。

      在现场,施工单位的标段经理李志华说,这座桥的桩基施工难度大。根据设计,桩基要打入伊河河床30多米。去年6月他们开始施工,发现河床的透水岩层硬度非常高,根本打不动,另外在湍急的伊河中打桩还要排除水的影响。后来采取组合施工办法,才算解决。

     记者跟随施工人员登上了施工用的升降梯,升至80米高的桥面,往下看,才发现像是登上了摩天大楼,桥底的人变得像蚂蚁大小。在河的对岸,两桥的工人们正在使用挂篮施工工艺一点点延长桥面,争取尽快实现桥面合龙。

     “因河是弯的,洛栾高速与伊河交叉了12次。”李志华告诉记者,每一次都要在河面上建高架桥。

     在石门伊河大桥的施工工地上,该标段的总工程师王程告诉记者,他们这里的一个桩基打了8个月。

     王程说,打桩时发现地下是斜岩,非常容易打偏,他们只能用一个笨办法:打1米,回填90厘米,这样一次只能推进十几厘米。这样到去年3月才打到30多米。

     在洛栾高速嵩栾八标西沟施工区,穿过已基本完工的450米的大羊蹄沟隧道,记者发现不远处是另一个750米的羊圈隧道。在两个隧道之间,不巧一个山体遮住了一半,施工人员削去了部分山体,为防止坡体滑坡,正在做山体围堰。

  9月3日,在卢氏县东明镇当家河村,三淅高速灵宝至卢氏段11标段,记者看到此处出现了滑坡,坡体出现了裂缝,裂开的泥块像一层层的豆腐块一般。

     现场施工经理陈文向记者证实,这里确实发生了很严重的滑坡,两边的山在向中间滑。因为滑坡导致远处的高架桥的桥墩偏移,只能炸掉。

     陈文告诉记者,这里的地质条件很特殊,山体从外到内分三层:黄土、泥质粉沙岩、砾岩。泥质粉沙岩这种似土非土的材料,“干的时候很硬,一见水便塌软。”几场雨下来,几层不同的介质之间发生了滑动,山体往东南方向滑方了200万立方。

    “目前我们采用填实路基、修明洞、两侧山体打抗滑桩等方式确保不再滑坡。”陈文说。

      9月4日,记者在去往卢氏县城路上,在半山腰看到了即将贯通的长达2960米的崤山隧道。据介绍,该隧道施工难度极大,每天只能推进3米,因为边挖边需要使用钢筋网支护。

     除了地形地质的原因,其他因素也加大了施工的难度。

     豫西山区高速公路项目建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豫西山区恶劣天气多发,每年7月下旬、8月上旬为山洪、泥石流多发期;10月上旬气温骤降至10摄氏度以下;项目沿线自然保护区、旅游景区、军事管理区、矿产资源区、文物保护区众多。这些也都对工程施工产生了较大影响和制约。

     豫西山区的新机遇

     豫西山区有着秀美的山川风光、优良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矿产资源,但大山深峡也造成了修建道路的不易。

     由于施工难度大,根据投资规模计算,豫西山区的高速公路造价每公里已经高达7000万元,远远高于平原地区的造价。

    “你说山区里修高速,短期内会带来多大的经济效益,我也看不到,因为山区修高速投资太大。但最终的社会效益和战略价值是难以用数字计算的。”一位施工人员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 在栾川,记者遇到一位洛阳正骨医院的医生正带家人自驾游。他认为,豫西高速公路的修通最立竿见影会是自驾游大热,特别是省会郑州的市民来豫西时间会大大缩短。

     事实也正是如此。比如郑州至卢氏开车原本需要5个小时,走郑卢高速,只需2个多小时。洛阳至栾川走洛栾高速后只需1.5小时左右。

     对于伏牛山的众多景区,高速公路将会带来更多的客流。

     一些豫西山区的地方政府也开始着手考虑利用交通便利,发展经济。

      官道口镇,这个位于卢氏县北部的小镇,随着豫西高速公路的通车,交通便利的优势一下子凸显出来。

     “三淅高速和郑卢高速在镇区交会,并形成了绕镇态势,通车后设立官道口服务区和豫西大峡谷收费站。”官道口镇党委书记孙会方说,加上原本横贯镇区的209国道和323省道,官道口镇可就成了重要的交通枢纽乡镇。

     位于官道口镇的豫西大峡谷景区正在升级改造,“明年旅游旺季的人流量会爆发。”孙会方说,原本从郑州、西安来大峡谷需要5小时,通了高速公路后,从这两个省会城市来大峡谷景区只需2.5小时。

     基于形势的巨大变化,官道口镇已开始启动镇区规划调整。孙会方告诉记者,镇区要拉大框架,建设农家风情小镇,原本2平方公里的面积要扩大到三四平方公里。

     除了做强旅游产业,发展商贸物流,也在当地政府的考虑中。孙会方说,当地盛产连翘、丹参等中药材,发展中药材专业市场很有优势。

     无疑,即将贯通的豫西高速公路为大山里的人们打开了美好的希望之路。

版权所有 @ 河南高速公路驻信段改扩建工程有限公司
豫ICP备16011776号